• <object id="rqumb"></object><strike id="rqumb"><menu id="rqumb"><li id="rqumb"></li></menu></strike>
    <output id="rqumb"><address id="rqumb"></address></output>

    <acronym id="rqumb"></acronym>
    <del id="rqumb"></del>
  • A股2015成人禮:滬指從65天飆升56%到52天回撤43%

    2015年12月31日

    對于資本市場而言,風云激蕩的2015年已成過去,那些經歷了大浪淘沙后仍然獲得不錯收益的專業投資人,對于過去一年的總結,以及對來年的展望,理應為投資者所珍視。

    2015年“過山車”式的行情,至今讓市場心有余悸。

    從年初激流上揚至5000點,到年中的斷崖式下跌,再到管理層入場的強力干預,這一年的資本市場,經歷了短期內的快速瘋長,又在瞬間被打回原點。

    其間,融資融券、場外配資等杠桿工具的興衰成為了左右股指起落張馳的關鍵性力量。無論是管理部門對兩融業務的規制,還是對場外配資活動起初的疏忽和后來的徹底整肅,都給市場情緒及指數本身造成了沖擊。

    “大震蕩”帶給資本市場制度層面反思與修繕的意義亦是長久的。維穩主體的臨危確立、熔斷機制的意見征求、證監執法的密集化、資本市場反腐效能的提升乃至對現行分業監管體系進行改革的呼吁,都成為大震蕩后的新動向。

    更為重要的是,新股發行注冊制等資本市場制度變革的確認和持續推進,或許也象征著經過此輪震蕩考驗的資本市場,在完成其“成人禮”后,將向著新的歷史階段前行。

    大震蕩始末

    年內,以場外配資為主的杠桿工具成為了A股牛熊轉換的助推器,但隨著監管尺度的變化,其更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行情的兩極化。

    一方面,信用賬戶的快速開立,讓滬深兩融余額從1萬億最高增長至2.26萬億;另一方面,一張由券商、配資公司、信托、基金子公司、分倉軟件商共同組成的配資活動利益鏈也在牛市中起舞;此外,分級資管產品、收益互換等融資工具的一并涌入,共同推動股指持續飆高。

    在6月11日之前的交易日里,上證指數上漲逾1800點,累計漲幅達55.69%,這一上漲斜率超過2007年水平。其間監管層雖采取了“提高兩融開戶門檻”、“禁止券商代銷傘形信托”等口頭限制措施,但終究未能阻止新增資金瘋狂涌入。

    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。最終引爆融資盤坍塌,并誘發A股急速下跌的導火索,恰恰來自對部分場外配資交易接口的實質性斬斷。

    6月12日,證監會稱將對場外配資等非法活動采取措施。其間非機構類的分倉賬戶,成為了監管機構與券商的首輪清理對象。

    事后證明,最先遭遇清理的這些賬戶反而是幸運的,證監會清理整頓配資接口后,股指大幅下跌引發了存量融資盤遭遇“強制平倉”的連鎖反應,而“大震蕩”也由此來襲——6月15日之后的52個交易日里,上證指數暴挫2247.13點,累計回撤43.43%。

    杠桿張弛與救市進退

    在下跌過程中,管理層頒布的各項利好政策也無濟于事。7月6日,出于對系統性風險的防范,高層決定以證金公司為載體、以商業銀行為資金源、以人民銀行為擔保方合力出手護盤。

    回過頭看,證金公司的干預效果是明顯的,但政府主導的救市也給市場留下諸多后遺癥,一方面其衍生了道德風險,救市機構過大的權力形成了潛在的利益輸送空間,另一方面最終并未能阻擋市場的進一步下挫——8月中旬,A股的“千股跌停”現象再次上演。

    危機得以平復的同時,監管部門對A股的各類杠桿工具展開了“秋后算賬”。先是曾參與配資業務的各類機構、軟件商紛紛遭到查處罰沒;繼而針對傘形信托、結構化信托等配資渠道徹底清理,并對分級資管、收益互換、融資融券等杠桿工具采取收緊政策。

    事實上,僅保留融資融券的一刀切式“去杠桿”,已與監管層去年呼吁券商補充資本、擴大業務規模的訊號形成鮮明背離,這也反襯出同一監管者在不同市場狀態下所面臨的搖擺與游離。

    此刻去杠桿的理由并非無跡可循,一來可以讓A股杠桿的結構性失控盡快得到控制;二來當下股指已較峰值時存在明顯低估,降杠桿對市場的負面沖擊有限。

    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為,場外杠桿的適當存在也是提高資本市場活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數據顯示,早在2014年,滬深兩市日均成交額僅有3000億左右,而在場外杠桿活躍的2015年,滬深日均成交額站上1萬億大關,同比增長超過200%。

    而這之中更大的疑問在于,在管理層加減杠桿時,是否對政策持久性、市場影響等因素進行調研和全盤考慮,以避免去杠桿陷入“一放就亂、一亂就收、一收就死”的悖論?

    A股的2015“成人禮”

    必須承認,2015年的“大震蕩”,是資本創新活動日益增多、股票市場交投迅速活躍、杠桿工具疏于監管及市場應對機制有待成熟等多重矛盾,共同交織所誘發的陣痛。

    大震蕩留給市場的反思可能有很多,其中針對某一具體現象的設問和立論,都具有成為研究課題并被廣泛、深入探討的價值。

    比如,在股票市場杠桿工具的政策供給與限制上,監管部門應當具備怎樣的風險應對策略?在千股“連日跌停”的狀態下,管理層是否應當入場干預以拯救流動性?在政府如何保證救市載體有效獨立,避免陷入利益輸送和代理危機?應該怎樣調整當下的分業金融體制,以應對類似場外配資活動的跨業監管套利活動?

    反思過后,則是重建。而這也正是資本市場繼“大震蕩”考驗后經歷的一次“成人禮”。

    A股的相關制度也的確在得以修繕和彌補。一方面,股災確立了證金公司維護市場穩定的主體地位,研究推出針對A股劇烈波動的股指熔斷機制;另一方面,針對A股活躍度提高衍生的內幕交易、市場操縱等違法亂象的整頓,也已日漸常態化;此外,證監會原副主席姚剛、原主席助理張育軍等官員的落馬,也標志著資本市場改革進程在突破利益荊棘上進入了一個更高維度。

    變革浪潮下,最關鍵的改變莫過于新股發行體制的脫胎換骨。——12月27日,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決定,將于2016年3月1日起正式實施股票發行注冊制;這一事件或將成為未來兩年內資本市場的各種改革因素中,最被關注的變量。

    在對改革的種種期待中,人們需要的是一個活躍、繁榮,能夠獲得可觀回報的資本市場,同樣也是一個平穩運行、健康發展、公平法治的資本市場,從更長遠的角度觀望,兩者在實現路徑上必然存在共識。

    可以預見,在經歷過“大震蕩”的洗禮后,一個更加健康、穩定、繁榮,更加尊重法治與規則,更加重視投資者保護、教育以及更加鼓勵價值投資的制度環境,仍將成為2016年資本市場所追求的主旋律。

    【轉自騰訊網】

    來源:深圳市思沃特投資有限公司
    伊人网大香蕉在线直播_大香蕉网-大香蕉AV伊人在线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