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bject id="rqumb"></object><strike id="rqumb"><menu id="rqumb"><li id="rqumb"></li></menu></strike>
    <output id="rqumb"><address id="rqumb"></address></output>

    <acronym id="rqumb"></acronym>
    <del id="rqumb"></del>
  • 央行兩周投1.7萬億 大招不輸于&ldquo;雙降&rdquo;

    2016年01月23日

    每到年底和春節前夕,“資金荒”總要重復上演。被市場尊稱為“央媽”的央行如期開啟“紅包”模式,已連續五個工作日,派發了13個流動性紅包,共計獲得1.7萬億元流動性,這還不包括未公布規模的SLF(常備借貸便利)。

    細數之下,從短期限的逆回購、SLO(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),到中等期限的SLF、MLF(中期借貸便利)、PSL(抵押補充貸款)、再貸款、國庫存款,各種貨幣工具輪番登場,期限從隔夜到一個月,再到一年,這一番動作背后,是否意味著“央媽”有意“雪藏”降準?

    兩周豪投1.7萬億

    面對年底的資金緊張,央行的一大波“紅包”紛至沓來,連環大招并不輸于“雙降”力度。

    1月15日,央行小試牛刀,對9家金融機構開展了期限6個月的1000億元MLF操作。

    1月18日,新的一周剛剛開啟,央行便以利率招標方式開展了今年首期SLO操作,交易量550億元,期限3天,加權平均中標利率為2.10%。

    1月19日,央行再進行了1550億元逆回購交易,并重啟28天期逆回購操作,支持機構對跨春節的流動性需求。同日,財政部、央行投放800億元國庫現金定期存款。當日晚間,央行又宣布開展4100億元MLF操作,操作對象擴圍至22家金融機構,并下調了操作利率,其中3個月期3280億元的利率下調至2.75%;1年期820億元的利率下調至3.25%。

    央行官方網站隨后發布的新聞通稿稱,根據春節前流動性缺口的構成和期限特點,央行將加強預調微調,提前對春節前后的流動性安排進行布局,有效滿足金融機構流動性需求。對于短期季節性的現金投放需求,將按歷年做法通過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對主要金融機構實現全覆蓋。對于中期流動性需求,將通過分別開展中期借貸便利(MLF)、常備借貸便利(SLF)、抵押補充貸款(PSL)、再貸款等操作安排6000億元以上資金予以支持。

    言下之意,央行已備足資金,一大波投放正在襲來。

    果然,1月20日,央行繼續以利率招標形式開展1500億元6天期SLO操作,中標利率2.25%,但市場似乎并不樂見于此,資金超級緊張,大額支付系統到當日下午5點半還未關閉。包括各大行在內的主要供給方出資寥寥,借錢機構早盤頭寸難平。銀行間隔夜質押式回購最高成交價飆至5%,拉響警報。

    1月21日早間開盤,銀行間市場資金“哀鴻遍野”。反映銀行間資金流動性狀況的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(Shibor)全線上揚。隔夜、一周和兩周期Shibor分別上漲3.1BP、6.4BP和8.3BP。央行隨即在公開市場投放了4000億逆回購,創下2013年2月以來的新高,其中,2900億28天逆回購利率為2.60%,1100億7天逆回購利率為2.25%。

    至此,在1月18日-1月21日的四個工作日里,央行向市場累計凈投放4750億元,對比上一周400億元的凈投放規模,周環比增加了10倍。

    1月21日下午2點,央行又通過微博宣布,央行分支行開展常備借貸便利(SLF)操作,按需足額提供流動性支持,積極發揮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。期限包括隔夜、7天、1個月,利率分別為2.75%、3.25%、3.60%。

    然而,在如此高頻率的投放之下,市場流動性緊張局面仍未得到緩解。上交所一天期國債回購利率1月21日較上一交易日大漲342.11%,報5.460%,深交所一天期國債回購利率大漲361.54%,報6.000%。

    于是,央行又派發了1月21日的第三波“紅包雨”,下午4時左右,央行微博宣布,為保持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,對20家金融機構開展中期借貸便利(MLF)操作共3525億元。其中3個月、6個月、1年期均為1175億元,利率分別為2.75%、3.0%、3.25%,引導加大對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。

    如此一來,從1月15日起,央行在兩周的時間里共向市場投放了1.7萬元的流動性。1月22日,Shibor隔夜利率微漲1.4BP至2.028%,Shibor一周利率則微跌0.5BP至2.4%。

    相似的情節別樣的故事

    事實上,每到春節前夕,“資金荒”總要重復上演,堪稱慣例。

    常規影響因素主要包括季節性交稅、春節現金需求和外資的存款準備金形成的資金缺口等。因此,往年春節前央行經常開展較大規模的逆回購投放。據興業研究測算,根據逆回購、SLO、SLF、MLF操作數據,央行過去3年春節前釋放的流動性平均在8400億元左右。

    然而相似的情節背后,今年還有著別樣的故事。

    一個小插曲是,坊間傳聞某國有大行由于票據業務違規導致損失,從而引發對票據市場的嚴查,令中小銀行無法在票據市場進行融資,導致資金市場利率飆升資金面緊張。

    更大的環境是,自2015年8月11日匯改以來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由匯改前的6.20附近,貶值到目前的6.58附近,累計貶值了約5.8%。

    隨著人民幣貶值預期的加劇,2015年末國際資本流出規模不斷擴大。民生銀行(股價.資訊)研究院經外匯占款口徑測算,2015年11月和12月,“熱錢”分別流出了1100億美元和1580億美元,僅略低于2015年8月份的規模。

    來自央行口徑的數據顯示,2015年12月,外匯占款大幅下降了7082億元人民幣,外匯儲備則下降了1079億美元。有分析稱,外儲數據的變化反映了央行為應對資本流出而采取了相應的行動。

    據民生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李奇霖估算,2015年四季度央行口徑外匯占款下降1.3萬億元人民幣,2016年1月預估下降6000億-8000億元人民幣。

    李奇霖表示,1月一般會有財政存款上繳,其具體金額歷年情況波動較大,上繳量大約在2000億-6000億元人民幣左右;除以上原因外,春節社會公眾對現金的需求預估規模在1.5萬億人民幣左右、貨幣寬松力度低于預期等因素疊加,計算出的資金缺口至少2萬億元人民幣。

    此前市場一度預期降準應在春節前。但央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在1月20日召開的商業銀行座談會上表示,對于短期季節性的現金投放需求,將按歷年做法通過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對主要金融機構實現全覆蓋,節后到期與現金回籠自然對沖。

    這一公開表態被市場解讀為,為了保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,央行近期降準概率大降。

    馬駿接受媒體采訪時明確表示,6000億元以上的中期流動性規模安排,有替代降準作用的含義,也有利于穩定市場預期和利率。并強調,如果過度采用降準的措施,可能導致對短期利率過大的下行壓力,不利于穩定資本流動和匯率

    但李奇霖認為,盡管央行短期貨幣流動性投放工具能夠很好地平抑短期流動性,但外匯占款流失的是長期限低成本的流動性,這意味著節后也不一定資金面就會松弛,而考慮到其下降的累積效應,降準的必要性越來越高。

    市場高度關注的亦是央行后續該如何持續投放流動性。國信固收董德志團隊認為,在當前央行暗示不采用降準措施條件下,春節后大量公開市場28天品種以及MLF到期后,由外匯占款所導致的長期資金缺口必須由降準來對沖,因此降準的時間點可能在3月底或4月初。

    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1月22日發布的《2015年宏觀經濟數據解讀及政策建議》中稱,2016年根據實體經濟情況應適時降息一次,并根據外匯占款等流動性情況實施多次降準,為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。

    【轉自騰訊網】

    來源:深圳市思沃特投資有限公司
    伊人网大香蕉在线直播_大香蕉网-大香蕉AV伊人在线综合网